討厭吃香蕉的啟剛 (下)

枱上公整的放著一排三條香蕉,看上去顏色金黃,還沒有起梅花點,手感不算大腍軟,應該正在逐漸踏入成熟期。「如果香蕉再成熟一點便更好,質感會更軟身。」我心想。

我拿起其中一條香蕉,遞到啟剛面前,問他:「這是什麼?」「香蕉囉。」他答得倒爽快。「你食唔食?」我輕聲問。「唔食呀。」他反應頗大的。此時姐姐插道:「院舍説他排便不暢,每天要他食一條香蕉,他食到膩了不肯再吃。」

我見他真的很抗拒吃香蕉,就不勉強他了。「不要緊,吃一些餅乾也可以。」我從餅乾盒拿出一塊餅乾,剛擘開三份之一的時候,姐姐趨前説:「佢可以成塊食架!佢識得大啖咬。」「哦,我哋可以由細細啖開始俾佢試下先。」我一邊解䆁一邊把小塊餅放在水中浸幾下,「把餅乾浸入水裡可以令質感變得更軟,更容易吞嚥。」

我把餅乾放進啟剛的右邊大牙,他立刻連續將下顎閉合及打開地咬嚼起來。「他的牙是真的嗎?」「全部都是真的。」姐姐回應。「那很好,這很難得。」我一邊說一邊把手指頭輕按在啟剛的咽喉位置,與飲水情況一樣,感覺到他在吞嚥時吞嚥力度還不夠,在進食時還偶有咳嗽的情況。我對姐姐說:「我觀察到啟剛進食流質或固體食物時都有輕微咳嗽的情況,加上他咽喉肌肉的力度較弱,要多加留意。」我續道:「以他現在的情況,也不是不可以繼續進食固體食物,但要作出合適調節,例如要把食物切細、質地盡量軟腍、餵食的速度要放慢;暫時可以照用幼飲管飲水,還可以不用凝固粉,但要慢慢飲,若有咳嗽便要停止。」

還在向姐姐解釋時,院舍送來一碗蕃薯糖水,「姑娘,佢都鍾意食架,等我餵俾你睇下。」姐姐説罷便用匙羹舀起一塊蕃薯及一些糖水遞給啟剛,我回應姐姐:「好像蕃薯糖水這些同時含有固體及液體的食物,最好是每次只舀一種質感的食物給他,因為同時吞嚥兩種食物質感的難度較大,對他來說較難負荷。」

「哦,唔該您呀,姑娘!」

離去時,我望著姐姐的身影...家屬對患者的不離不棄及愛心,總是最叫人感動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