討厭吃香蕉的啟剛 (上)

昨天到某老人院舍到診,為一名六十多歲的男院友進行呑嚥評估。暫且稱院友為啟剛(化名),他本身有智能障礙,在數年前因工業意外脊髓受損,導致全身癱瘓,生活自理及起居飲食也需要特別照顧。
他有接受其他專職復康服務,包括職業治療及物理治療,治療師近日見他進食偶然有咳嗽情況,擔心他進食機能退化,所以請我到診檢視他的口腔機能及吞嚥能力。啟剛約七十多歲的姐姐是他的主要照顧者,每天也會都院舍照顧啟剛及餵食,現在院舍主要給啟剛進食稀粥。

我:今日我會幫啟剛做評估,睇下佢食野既情況,佢平時食開咩架?

姐姐:佢食野冇問題架,食咩都得架(語氣非常肯定)

我:咁佢喺院舍都係食正常餐?

姐姐:老人院就俾D稀粥佢食囉,平時主要係姑娘餵佢架,我多數都係夜晚先來...

我望向啟剛,雖然只能夠平躺在床上,雙手腕骨向內彎屈,但精神還算不錯,只見他目不轉睛的望著床頭的電視,正播放著黑白武俠粵語長片~~「你有眼不識泰山,竟然連我師父既大名都未聽過!!」劇中人的裝扮及對白,彷彿讓整個院舍的空間倒流四五十年...

我問啟剛:「你叫咩名?」他迅速以頗響亮的聲音回答。「佢係邊個?」我再問。「家姐囉。」他也能不用思索多於三秒後回應。

看來他的思維認知也不算太差。

我請啟剛姐姐拿點水給他喝,姐姐拿了一個裝著一條幼飲管的杯出來,遞到他的口中,接著見到啟剛用嘴唇及牙齒輕咬飲管,然後用力地吸啜起來,只見他未能嘟起嘴唇做出吸啜動作,有點吃力地輕咬飲管快速地連續吸啜,姐姐對他的舉動也習以為常,絲毫沒有想把飲管從他口中撤回的意思,我連忙輕輕從啟剛口中拔出飲管,並告訴姐姐:「不要讓他一直喝不停,要等一等。」

我讓啟剛先把一啖水慢慢呑下,我把四隻手指頭放在他的咽喉位置,評估他在呑嚥液體時咽喉肌肉的活動能力。此時突然聽到啟剛咳嗽了一聲,我問他:「是否有東西卡住在喉嚨?可以嘗試再大聲咳出來。」他再大力咳一聲,還好聲音還算清脆。

「啟剛平日吃東西時都會偶然咳嗽嗎?」我問姐姐。「一時時啦,他氣管比較容易敏感,所以比較易咳囉。」「哦,明白,我再觀察一下。」

啟剛姐姐染了一頭橙啡色頭髮,以她的年紀來看算是「潮」了,她的聽力不太好,很多時我要提高聲量及把說話內容重覆她才會聽得清楚。

「姐姐,我剛才評估過啟剛的口肌能力,發現他的下顎、嘴唇、舌頭的活動及協調能力較弱,有機會影響他進食固體食物的穩定性,而剛才評估他飲水情況時,也察覺他也不是太穩定,有「落錯格」的風險。現在我要看看他進食固體食物的情況,我可以把枱上的香蕉給他吃嗎?」

「他不吃的。」姐姐答。

「是嗎?我試試給他。」

到底啟剛是否真的不肯吃香蕉、而原因又是什麼?請留意{討厭吃香蕉的啟剛 (下)}

© 2015 by Tree of Heart Speech and Swallowing Therapy Centre Limited.